中国环博会官方微信

行业新闻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新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启动!污水偷排、污泥、渗滤液等成重点

01新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启动

清明节放假前一周,《环保圈》刚刚预告了新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可能在4月启动的消息(相关链接:多地召开迎检工作会,新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4月启动?)。没想到,清明假期刚一结束,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就真的来了!

4月6日上午,生态环境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全面启动,共组建8个督察组,分别对山西、辽宁、安徽、江西、河南、湖南、广西、云南8省区开展为期约1个月的督察进驻工作。

具体来讲,8个督察组的督察对象、组长、副组长分别如下:

第一组:山西,组长吴新雄,副组长林山青;

第二组:辽宁,组长朱之鑫,副组长刘炤;

第三组:安徽,组长刘伟平,副组长李春良;

第四组:江西,组长宋秀岩,副组长赵英民;

第五组:河南,组长杨松,副组长张雪樵;

第六组:湖南,组长徐敬业,副组长叶民;

第七组:广西,组长李家祥,副组长翟青;

第八组:云南,组长焦焕成,副组长翟青。

与第二轮前两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督察对象全部都是各省区,没有央企,也没有国务院有关部门。

而此前的第二轮第一批督察,督察对象中有2家央企,分别是五矿和中化。第二轮第二批督察,督察对象也有2家央企,分别为中国铝业和中国建材,还有2个国务院有关部门,分别是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林草局。

从各省区分布来讲,这次督察大致分为四大区域,分别是:东北1个(辽宁),黄河流域2个(山西、河南),长江流域4个(安徽、江西、湖南、云南),还有华南1个(广西)。

其中,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6个省份无疑是重点。因为按照环境部的通稿,本次督察的重点之一就是“长江大保护、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重大战略部署贯彻落实情况”。

除了长江大保护和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本次督察还将重点督察以下几个方面:

1、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有关生态环境保护重要指示批示件的办理情况;

2、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情况;

3、严格控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以及去产能“回头看”落实情况;

4、重大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生态环境风险及处理情况;

5、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及“回头看”发现问题整改落实情况;

6、对人民群众反映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立行立改情况;

7、生态环境保护思想认识、责任落实等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落实情况。

在新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启动的同时,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还专门致函8个督察对象,提出了几项要求。

这些要求,基本都是以往在历次督察中,曾经出现过的问题,例如“运动式”整改、“一律关停,先停再说”、“一刀切”、以问责代替整改,还有乱问责、滥问责等等。

比如,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的时候,山西太原就出现过禁煤“一刀切”,影响群众过冬的情况。好多省份也出现过问责过多、过滥,环保系统官员问责过多,而其他部门官员问责偏少的情况。

总体来说,由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已经开展过两轮8批次(第一轮4批次+“回头看”2批次,第二轮2批次),已经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所以督察的内容也在逐步向深层次发展,由第一轮时主要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为主,到第二轮聚焦重点问题和重点领域,范围也逐步扩大到央企和国务院有关部门。

02污水偷排、污泥、渗滤液问题成重点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到来,对于环保企业来讲也要引起重视。

因为,此前在历次督察当中,环保企业都曾发现过不少问题。

比如,第二轮第一批督察,就曾通报过不少污水处理企业运营方面的问题。根据《环保圈》统计,主要有三类:污水偷排、超标排放和运行不规范。

其中,“污水偷排”问题最多,共发现13个,占比30%;“污水超标排放”其次,共发现7个,占比16%;还有“运行不规范”的问题2个。

例如,督察组在青海发现,青海二郎剑污水处理厂紧邻青海湖区,自2018年10月以来,出水总磷最高浓度超标达9倍,氨氮等超标问题也很突出。

此外,《环保圈》还注意到,过去几次的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污泥和垃圾渗滤液问题都成为督察组关注的重点,发现过不少问题。

以污泥问题为例,在第二轮第二批督察中,被督察的3个省市(北京、天津、浙江)都发现有污泥问题存在,成为了一个普遍现象。

例如,督察组发现,北京市平谷区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乱象丛生,污泥长期不规范处置甚至非法填埋,环境风险突出。天津市青凝侯污泥填埋场污泥违规处置危害环境,项目层层转包,监管缺位。

就连北京、天津这样的直辖市,污泥处置都存在如此大的问题,其他省份情况可想而知。

而根据《环保圈》统计,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督察组在北京、天津、浙江总计发现了9起污泥问题,有6家企业被督察组点名。

再看垃圾渗滤液,也是督察组关注的重点。根据《环保圈》统计,在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接受督察的3省市中也都发现过垃圾渗滤液问题。

比如,北京市垃圾渗滤液处理能力严重不足,仅阿苏卫、丰台和安定等3座垃圾填埋场积存渗滤液就高达48.8万吨。

天津大韩庄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污染问题突出,整改工作滞后。场内垃圾渗滤液已积存26万吨,部分渗排周边水沟,环境风险突出。

就在今年2月,环境部还刚刚约谈过江西省上饶市政府,原因正是“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问题整改工作不到位”。

环境部表示,2018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期间及2018年长江警示片均指出,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出水严重超标。上饶市整改方案明确要求2019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但调查发现,整改工作仍不到位。

总之,根据以往的经验,环保企业在迎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检查时,污水偷排、污水超标排放、污泥非法处置、垃圾渗滤液处理能力不足等问题都是值得关注的焦点,需要引起重视。

03有望释放更多环保需求

当然,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带来的也不光是坏消息,它其实也有利于增强环保方面的压力,从而释放出更多的机会。

以上面提到过的污泥问题为例,就曾经为相关处置企业带来过利好。

2016年11月28日至12月28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对上海市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反馈问题时,其中的问题之一就是“污泥处置能力建设推进缓慢”。

随后,2017年7月25日,上海市公布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其中之一就是要解决“老港垃圾处置基地128万吨含水率超标污泥长期堆存”的问题。

2020年8月,上海市正式发布《关于老港暂存污泥库区污泥处理处置服务的公开招标公告》,开始对老港暂存污泥库区污泥处理处置服务公开招标。经过公开招标,复洁环保成功中标5.37亿元污泥处理处置项目。

这个5.36亿元的污泥大项目,就是典型的中央环保督察带来的机会。

垃圾渗滤液方面也是。维尔利集团总裁助理李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经表示,近几年,有很多找上门来的“救火项目”,恨不得今天签协议,明天就发货。一年就能接手10多个,订单总额差不多有15亿元的样子。

这些项目,大多与中央环保督察有关。很多都是因为中央环保督察组要来,以前不达标的工程现在要达标,积存的垃圾渗滤液也要赶快处理掉,所以需要李遥他们来解决一些“疑难杂症”。

在2020年5月,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反馈情况时,《环保圈》就曾经统计过,在这批接受督察的6省市和2家央企当中,督察组总计反馈了44个污水处理问题,其中“处理能力不足”问题最多,达到15个,占比34%;还有“建设滞后”问题,包括“管网建设滞后”6个,以及“提标改造滞后”5个。

例如,督察组发现,按照福建省厦门市的要求,到2019年年底应该新建扩建污水处理能力70万吨/日。然而直至2019年上半年,当地才启动51.5万吨/日污水处理能力建设。

至2019年7月督察组入驻时,当地仅仅新增了6.5万吨/日的污水处理能力,这与70万吨/日的目标显然还有一定差距。

反馈中,督察组多次提到“超负荷运行”的问题。在重庆市北碚区、城口县、忠县等地,城市污水处理厂超负荷达到30%左右。西宁市也有多个污水处理厂超负荷运行或超标排放。
对于这些问题,督察组都要求后续要抓紧制定整改方案,严肃责任追究。

环境部副部长翟青曾经表示,这些年,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强力推动之下,全国36个重点城市的黑臭水体治理取得了显著成效。而在治理黑臭水体的过程中,又有效地推动了污水管网的建设。

据环境部初步统计,这些年,中央和地方政府累计投资1140亿元,新增污水管网19872公里,新建污水处理厂(设施)305座,新增污水处理能力1415万吨/日。

这些污水处理上的投入,一方面解决了生态环境问题,另一方面也拉动了经济的增长,同时还提升了城市的品位。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境效益都得到了提升,实现了多赢。

参考文献:
1、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全面启动,生态环境部,2021-04-06

2、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致函要求有力有序推动边督边改、严禁“一刀切”“滥问责”,生态环境部,2021-04-06

3、多地召开迎检工作会,新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4月启动?环保圈,2021-03-30

4、一大波环保项目来袭!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反馈44个污水处理问题,环保圈,2020-05-19

5、中央环保督察通报多起污泥问题,涉及3省市6企业,环保圈,2021-02-05

6、又是渗滤液!垃圾填埋场渗滤液问题整改不到位被约谈,环保圈,2021-02-24

7、5.36亿元!一桩中央环保督察引发的环保大项目,环保圈,2020-12-30

8、环保督察组来了:“救火项目”多了,“皮包公司”少了,华夏时报,2019-04-22

© 中国环博会深圳展 版权所有 沪ICP备06013559号